服务电话:133921763

青春的火花在焊枪上绽开

发表时间: 2019-03-09

青海新闻网·青海消息客户端讯 一身工作服刚穿了两个月,已经满是小洞,一顶蓝色的焊工帽,一双专用的焊工手套,一个厚重笨拙的电焊面罩,这就是陈国青工作时的全部行头。

野外功课时,陈国青跟共事们在涩北住帐蓬,简陋的生涯设施和生活条件让女焊工们流下了伤心的泪水。“那时的野外生活跟施工前提远不如当初,说起出外,那可是要背着铺盖和行囊去的。”陈国青说,曾有人用两句打油诗调侃出野外施工的油田建设者:“远看是逃难的,近看是油建的”。

36岁的陈国青,是青海油田工程建设公司一名有着17年工龄的女焊工。曾参建过“涩格复线”“涩宁兰复线”“河西五市支线”等油田及国家重点工程,在柴达木盆地的戈壁荒漠中用焊枪诠释最美好的青春。

陈国青在工作中。

要想成为一名合格的焊工,在实际操作时要过“苦肉关”。焊活时,不仅常被焊接时产生的烟尘呛得头晕眼花,眼睛被弧光晃得又红又肿,脸被烤脱了皮,胳膊上、腿上到处是被烫的疤痕。就因为这样,陈国青夏天从不敢穿裙子,甚至连短袖都不穿。无数滚烫的焊渣在胳膊上、腿上,留下了一个个紫色肉球似的疤痕,有的成了去世肉,让人看了很不舒服。然而,对焊工这个岗位,她依然很喜好,一干就是17年。

17年,天天要过“苦肉关”

“别人能行,我也能行”

回想起第一次野外焊接作业,陈国青历历在目:“只管穿着厚重的工装,可是飞溅的焊花窜进衣领,落在皮肤上的那一刻真是疼啊!疼得我都跳了起来。”陈国青边说边撸起胳膊展示伤疤,“开始被烫伤还觉得冤屈,可事后一思量,以为忍一忍也就从前了。”

就是在那样的条件下,陈国青坚持了下来。看着管道一每天延长的同时,她也促习惯了帐蓬生活,陈国青说:“早上起来脸上和鼻孔里都是黑色的煤烟,促洗把脸,而后坐在五十铃槽子车里去上班。多少年了,我还时常会梦到那个时候的光景。”

2002年,20岁的陈国青从技校毕业后,通过招工进入油田工程建设公司。陈国青曾不止一次猜疑,自己可能分歧恰当焊工。但看看同一批来的女共事,“别人能行,我也能行”,就是这么简单的不服输,她留了下来。